痛不欲生的十二指腸手術後遺症---馬口 張忠誠

来自马口的忠诚第一天来上课的时候,面容形体是何等的憔悴。他穿着厚厚的寒衣,弯着腰,驼着背,面如铁灰的由他的太太和女婿搀扶入课堂。他用微弱无气的声音:「我患上的是十二指肠癌」才知道20079诊断患上了初期的十二指肠癌,在医生建议下马上进行手术,然而这手术,忠诚被割去了16公分的十二指肠和部分的胰脏,病情虽控制住了,可是至此肠道失去了原有的弹性和延展性,手术后腹部内伤疤也一直压迫着胃和肠子。

每天无终无止的疼痛让忠诚食不下咽,夜不能眠。那时候,只能喝一点点水,吃一点点固体食物。因就这样已带难以忍受的剧痛。短暂逃离苦难的时刻只有依靠大包小包的止痛药所带来的短暂迷糊睡眠。

向蔡老师说明自己的状况。蔡老师听了他的情况,当场便出手为他引炁治疗。由于全身疼痛与不适,忠诚师兄甚至得在椅子上垫上自己带来的枕头,才能坐下。

在蔡老师为师兄引炁了5-6分钟后,师兄的情况便有了明显的改善。他的脸色在我们百多对眼睛的见证下,由之前毫无血色的灰白慢慢的泛粉红;而老师为他注脉的时候,他那看似布满黑斑的手掌也慢慢的由黑转为深红色再变成粉红色的斑。他整个人看起来有血色多了。之后,师兄也在他家人的陪同下,安安稳稳的上完了第一天的课。

第二天的课堂上,师兄看起来精神好多了,人也比较有血色。在了解后,发现到原来他昨天在上课后吃了一趟宵夜。对此,他们一家人都很欣慰也对炁学充满信心,因为这是他患病后首次觉得肚子饿和比较“正常”的进食。昨晚那一大杯的Teh Tarik和半片的Roti Canai已是他患病后进食分量最多的一次了;之前,1/4杯的牛奶已是极限。加上,他们原计划在老师为师兄引炁后便送他回家的,因为怕冷的他不可能有那个精力和能耐像正常人一样在冷气房里待上几小时,没想到他居然能够上完完整的一堂课!

忠诚师兄更是提及当老师为他的肠胃,腹部和P5引炁的时候,他感觉到肚子里有一股热气,不停的旋转,全身更像是有电流通过一样,无比的舒服,让他昨晚“饱食”一餐后睡了安稳的一觉。第二天开完P9炁轮后,当老师再次为他出手的时候,他也感觉到腹部和手掌无比的温暖,脚底麻麻的,还不自主地不停嗝气。但看他一脸均匀的泛着粉红色,便知道他感觉好多了。

再次看到师兄便是他挺直了腰,精神奕奕地站在台上与大家分享他的心得。那时是7月在芙蓉开设的第三阶层的课程。他开心的告诉大家,他已不用在每时每刻,每个口袋甚至双手都装满止痛药;也不用因为怕冷而将自己关在密封的房间里,连风扇都不能开。他还很自豪地告诉我们,他今天一口气便走上了这间位于3楼的课堂,因为之前他连5步都走不到。

他眼里闪烁着希望地说:自我患病后,我从未想过今生还能有这样的生活,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原已放弃的生命希望,跟着我对炁学的信心再度的出现了。谢谢蔡老师!谢谢炁学!!!』

Copyright (c) 2020 by 炁(气)学掌疗Cosmique Therapy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epayAsia.